公共头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关注 > 本网头条
本网头条

油气巨头抢滩登陆氢能市场

发布时间:2020-12-19

日前,英国石化巨头英力士与韩国现代汽车达成协议,将在氢能领域展开合作。无独有偶,此前,bp也官宣了与丹麦风电企业沃旭能源的氢能合作。另有壳牌在中国的首个商业化氢能项目11月中旬落户河北张家口。一系列动作表明,国际大型油气企业正加速在氢能市场“跑马圈地”。

氢能改变游戏规则

英力士公司表示,氢能技术已经成为化石燃料公司未来业务的“核心”,是“游戏规则的改变者”。

根据英力士与现代汽车的合作协议,英力士将向现代汽车供应氢燃料,后者则提供燃料电池技术,帮助英力士敲开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大门。同时,双方还将共同研究氢气生产和应用前景,并进一步探索全球范围内氢能技术的潜在商机。

现代汽车表示,其拥有丰富的氢燃料电池专业知识和数十年的开发经验,英力士拥有强大的石化业务和燃料供应能力,通过合作可实现协同效应,助力氢燃料电池加速实现商业化生产。

《金融时报》指出,从燃油车向新能源汽车过渡,使得燃料生产商和汽车制造商必须重新建立新的供应链。对计划推出氢燃料汽车的汽车制造商而言,确保稳定、可靠的氢燃料供应是促进此类车辆顺利推广的关键,这也成为英力士这样的石化生产商的新机遇。

目前,英力士子公司Inovyn是欧洲最大的电解运营商,年产氢气30万吨,不过都是化学业务的副产品。今年11月,英力士曾宣布,将在欧洲大规模建设制氢装置,通过合作开发一个以欧洲为基地的可靠的氢气供应链,目前已经参与了几个氢气开发项目,以获取碳基能源和其它原材料。

英国《卫报》指出,打造低成本氢气供应链,是英力士谋求转型的关键一步。

制氢暂时离不开油气

英力士的氢能布局只是油气行业“逐氢”的一个缩影。短期内,氢能行业还离不开化石燃料。目前,基于可再生能源的绿氢生产成本约是基于化石燃料的灰氢的4倍左右,基于灰氢但配合了碳捕捉和封存(CCS)技术的蓝氢生产成本位于中间。西班牙油气巨头雷普索尔技术和企业风险执行总监Jaime Martin Juez表示:“油气是助推和引领氢能经济成长的支柱之一。”

今年6月,雷普索尔宣布投资6000万欧元在西班牙北部建造一座风电制氢工厂,但该工厂同时将与附近的炼油厂配合,利用CCS技术帮助后者生产蓝氢。

今年11月,壳牌也开启了其在中国的首个商业化氢能项目。该公司与张家口市交通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宣布成立合资公司,投建2万千瓦装机的可再生能源电解水制氢和加氢项目。

壳牌首席执行官范伯登表示:“到2050年,我们所出售的能源中仍会有油气,但大部分将是低碳或无碳燃料,如氢气。” 

bp在氢能领域也是动作频频。今年5月,bp宣布投资270万澳元探索在西澳建设绿氢出口设施的前景,同时寻求合作伙伴在德国建立氢能网络。11月,bp又与沃旭能源达成了绿氢生产合作项目,将在bp位于德国西北部日产能8.2万桶的Lingen炼油厂生产氢气,沃旭能源位于北海的风电场将负责供电。该项目预计2024年投产,初期将包括一个装机50兆瓦的电解槽,每小时可生产一吨左右的氢气,年产量约9000吨,每年可减少8万吨二氧化碳,相当于德国4.5万辆汽车的排放量。

根据bp 2050净零排放战略,其计划到2030年在某些地区的蓝氢和绿氢市场中占据10%的份额。

油气企业“逐氢”有先天优势

《华尔街日报》撰文称,油气公司在制氢方面有两大优势,其一是精炼和石化能力,其二是管道基础设施。这使得他们在推进氢能业务方面具备了一定的“先天优势”。

清洁能源和能源智能技术投行野村精品的董事总经理Olav Junttila表示:“大规模使用氢气不仅需要建造和运营生产设施,还需要压缩、运输、分配和转化设施,油气公司通常在这些领域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且技术能力突出,能够迅速转移业务重心,从而比其他企业更容易在氢能市场站稳脚跟。”

国际能源署指出,油气公司在制氢领域拥有重大机遇,尤其是涉及CCS技术的蓝氢项目。数据显示,蓝氢生产成本约为2.35美元/千克,绿氢生产成本约为3-6.5美元/千克,而灰氢生产成本仅为1.75美元/千克。

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分析师Martin Tengler表示,未来20年,氢气成本仍将高于天然气,这是因为制造工艺通常涉及化石燃料,而相较于绿氢,灰氢和蓝氢则更具成本效益,“这是油气公司机会所在”。

由于氢气的特殊性质,其很难大规模存储,也不方便通过公路或轮船运输,但在管道中的流动速度却比天然气快3倍,这使得油气公司可以充分利用已有管道布局氢气供应。

BNEF指出,短期内,氢气的利润肯定比不上天然气甚至可再生能源,但改善、更新后的现代化基础设施则可以从侧面提高氢气的成本竞争力。预计到2030年,如果在氢能基建领域累计分配1500亿美元的补贴,将使绿氢生产成本降至2美元/千克;到2050年,某些地区的绿氢生产成本甚至可能降至1美元/千克。

中国能源报 (记者王林)